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美文欣赏 > 校园美文

17岁,我敢跟你一起飞

时间: 2021-06-11栏目:校园美文
 

  1

  午后的阳光散发着青春的活力,琳子直起身子,听到一起值日的小樱将脸贴在值日表上,呢喃道,那个抄值日表的景明既然把我的名字写错了。

  琳子走过来,我帮你改过来吧。说着,掏出一支黑色签字笔跟涂改液。改好后小樱看了看,说,你的字跟景明的好像啊,根本就无法看出是两个人写的。琳子笑道你先走吧,我来锁门。琳子是一个很乖很安静的女孩子。她会仔细地把窗户关好,门锁上。她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能让人放心。

  检查好门窗的琳子,并没有急着离开,她走到第四排最左边的座位上,坐下来,抽屉里有一张废纸,那是她刚刚扫地时,从地上捡起来放进去的。她把它拿起来抹去上面的灰尘,再抚平。然后从书包里拿出一本大书,夹在里面。

  晚上回家吃过饭后,她把那张废纸小心翼翼地摊在桌子上,拿起笔在纸上写道:今天的阳光很迷人,空气里有橙子的香味,你闻到了吗?我早早就回家打球了,把邻校那些家伙赢得很爽。她停下来。想了想,又加了一句:我觉得你今天很漂亮。署名是,景明。写好以后,她把它折起来,继续夹在书里。

  2

  喜欢一个人可以有很多种方式。像琳子喜欢景明的方式就是捡他扔掉的废纸,然后模仿他的字迹写信给自已。有时候,她盯着那封伪造的信一盯就是一个小时。对于一个17岁的女孩子来说,自欺欺人有时候也可以很开心

  第二天,琳子继续平静地去上学。景明就坐在琳子的斜后方。但他们很少说话。唯一的一次,是班里组织去游乐场,当时大家都去玩笨猪跳了,她不敢,景明是组织者之一,就在下面陪她聊天。也许就是从那天起,她开始喜欢他。常常坐在操场的台阶上远远地看他打球:值日扫他的座位时心里会有种别样的感觉,扫得也格外仔细;平时听到他在身后说话,嘴角会不自觉地弯起来。景明练过字,是班里大小表格的抄写员,琳子就去书店买同样字体的字帖来临摹,久而久之,她可以把他的笔迹模仿得很逼真。她用他丢弃的废纸给自己写信,算是给自己漫长的单恋一个回应。虽然,这个举动本身也就是单恋的一部分。

  3

  情人节来的时候,整个城市都弥漫着粉红色的暧昧,琳子偶尔去学校附近的小精品店逛,被一款情侣项链吸引,她犹豫了好久,最后实在没有忍住诱惑,买了一对回家。男式项链的坠子是一块质地奇怪的石头,看色泽像是砚石:女式的则是甜美的粉色陶器。琳子把它们挂在台灯上,越看越喜欢。最后,她萌生了一个大胆的念头。

  又一个周一值日时,她把男式的那串项链放进了景明的抽屉,再拿出一封自己写给自己的信,看着看着,就兀自凝神笑起来。

  突然,有人闯了进来,她猛地站起身。心脏在胸腔里咯噔地颠了一下。一看,是小樱,她忘了带车钥匙。她看了看琳子,你不舒服吗?脸色很不好。琳子摇头,没有啊。小樱不相信,我送你回家吧。琳子急忙拒绝,可怎么也拗不过小樱,只好收拾东西和她走了。谁知道。糟糕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。那封信因为仓促,掉在地上没被收起来。第二天旁边的男生捡到了,大声在班里读起来。所有人都知道了,班主任也开始追查此事。景明被叫到了办公室。琳子害怕极了,如果他被处分或者怎么样,她就要难受死了。可她当时又没有勇气站出来,替他洗白冤情。

  好在景明最后没事。想来他成绩好,老师也不会责难他的。琳子听说他甚至都没否认那是他写的。也是,面对用他的废纸写出来的和他字迹一模一样的情书,他怎样也脱不掉干系。

  为了避嫌,从此他们不再说话。甚至不敢有目光接触。不久,老师把景明从琳子身后调开了。

  4

  在忐忑和难过中,琳子默默地学习,吃饭,睡觉。她再也没有见过那天那样泛着橙子香味的阳光了。

  后来就高考了。考完最后一门从考场出来的时候,琳子在黑压压的人群中看见了景明的后脑勺,就那么一眼,然后流动的人群就将他们冲散了。她站在熙熙攘攘的考场门外,突然哭了起来,把来接她的妈妈吓了一跳,以为她考砸了,急忙安慰她,没关系,还有明年,明年再努力。

  她和景明却不会再有明年了,他们被时间的洪流推着,仓促地演完了戏,琳子都还没来得及给他摆一个自己最美的造型。他就已经被冲走了。

  成绩出来,她毫无悬念地上了本市的一本。班里筹划去游乐场搞大学前最后一次同学聚会。琳子没有去,后来小樱给她打电话,你怎么不来啊,景明终于有机会亲口表白了,你却不给机会。琳子苦笑,没人知道真相,她要一个人把它捂在心里,直到发霉腐坏。

  然而第二天,琳子收到一条短信,里面说让她去同学聚会的那个游乐场,在东北边最后一条长椅下面找一张纸条。她问是谁,回过来说,你去看了就知道。于是她换了衣服,去那里找。果然有一张纸条,是一家超市储物柜的小票。超市就在游乐场对面,她去找到那个储物柜,打开,发现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条项链。

  和她当初买的情侣项链一模一样!只不过,是女式的那款。如果不是知道那条项链一直在自己抽屉的最底层压着,她都要以为这就是自己的那条了。

  储物柜里除了项链,还有一个信封。打开来,是两张内容一模一样的信。其中之一就是她丢在景明座位上的那张,有些皱,有些脏。另一张很平整,但内容、字体都一样。

  她拿着这两样东西回到了游乐场。信息又来了:到玩笨猪跳的台子上来。

  琳子就像被一个神秘人指引着,完成一场秘密任务一样,紧张又好奇。而当她终于登上了笨猪跳的高台时,景明就站在那里!她先是猜测被应验的狂喜和兴奋,继而转为淡淡的羞涩,最后,她愧疚难当,她对他说。对不起,那封信是我写的。

  景明笑了,我知道。那天我看见值日表上夏琳的名字,就知道了,只有你会模仿我写字。

  琳子还想说什么,景明打断了,我记得你不敢玩笨猪跳。琳子点点头,走过去往下看,风呼呼的在耳边吹着,下面的一切仿佛正在向她接近,她就要坠下去了。

  她缩回来。景明笑着摇摇头,走过来拉起她的手,我们一起跳,你不用怕。琳子踮起脚和他抱在一起,他身上的味道干燥而温暖,让她的眼泪像断了线一样流下来。我敢和你一起飞。她大声说。

  头朝下坠落的时候,景明的项链坠子从衣服里滑了出来。是那条男式项链,黑色的,闪着砚石般隐秘的光泽。呼呼的风声里,琳子听见景明说,我跑了半座城,才找到这条项链的女生款。

  琳子笑了,耳边的气流飞速冲向他们身后,一切都模糊了,地面上有人发出一阵欢呼。那一瞬,琳子觉得自己是一只乌,终于找到了缺失的那一半翅膀。

上一篇:校园里的你

下一篇:返回列表